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陵刘卫东博客

我思故我在,用灵魂书写,不作无病之呻吟。(手机:13201708380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诗四帖的字与空间的布白  

2016-09-26 22:56:10|  分类: 原创诗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从整体来说,四帖有逐步由行草渐入草入飞白大草的趋势。墨色也是起笔淡,后转浓,飞白书淡的趋势。可以看出作者写作是一气呵成的。其变换之妙气象万千,非一而足。
“东明”二字几成对称的结构。在后面可以看到有很多的二字对称结构。
“九”字看似和“芝”字是相连的。其实不是。芝字头饱满。若九芝相连这个头写不那么饱满。芝字起笔较重也可看出是另起一笔,只是这一笔与上面的字浑然天成,借势而作。当然连笔也可以写,但是芝字的起笔很容易从中路开始,下面的一横也不会那么饱满。
“盖”字是左右对称的字,写成左右结构,且不对称。“北”字也是左右结构的字,这里加长了字形,几乎写成一横一竖,与下文的北字是加扁的不同。
“烛”字很有意思,张旭把火字的撇均写成了竖。只是下文的火字树撇更斜一些而已。竖撇拉的很长,整个烛字胖胖的浑圆,与下面字的方折成变化对比。烛字不仅整体变形,内部也变形,右部的起笔搭在左部,且下移,形成空间,右部两个半转圆,上小下大,左上的空间与右下的空间形成呼应。
“五”字笔法与“峰”字头几乎相同而细部有变化。几乎同样的方折笔法。五字起笔笔势向下,峰字起笔笔势向右。这二字虽连接,但明显是另起笔。五字折的空间大,峰字头折的空间小。二字均笔势走中路,即使中路的笔也不同,五字中部折法,峰字头中部转法。入游笔,从折向转,复归于折,大面积留白。
而二飘字亦不同。一起笔笔路走左下,右部笔路偏方折。另一走行书字头,笔路偏圆转。
“倒”字左右分的很开。
“景”字由字头入字中的很有意思。景上部空间留的较多。
“出没”二字为对称的结构,中部空虚,
“烟霞”二字确若烟霞,飘渺发于虚无,逐渐铺天盖地之势的烟霞。注意烟字西字内部的笔法,回锋处有一安排的停顿,后用重笔,而不是随便的顺势而来。
烟字火字旁成几乎笔直拉长的竖。霞字拉的更长,突出中笔的位置。
“春泉”都是对称结构的字,都是半边字,春字走中路,泉字走右偏路。
“玉”字笔画逐渐加重。
“溜”字上折下转,上、中下中部空间都很大,非常变形。
“青”字非常简练凝结地密集于中部,可对比“清香”之清,那个字又是非常夸张了左右。“鸟向”都是偏路,但是向字收笔归于中部。
“华”字也非常夸张字头和中部。起笔向上的笔写的很细且下附于中部干上,就是为了突出中空之势。
“汉帝”字三点水也几乎写成竖。开始非常吝啬空间,到帝字又大面积挥霍。帝字下半部起笔象蛇。
“桃”字夸张地左右排列。“枝”又偏长,中部留的空间也不小。
“齐”字也成了非常拉长的字,且下部的半圆也偏长。
“棘”有三个向右的起笔都是用回锋。竖拉的很长,右部的竖尤甚。左右结构的字一般不适合由中部直接拉到右部,故需另起笔。笔画向上称之为“倒笔”的一种,很难写。
“应”字有左艺的倾向。中部捺横连写。“逐”上下的空间一般大。注意走之的写法。
下一行均是倾泻之势。
“蔡家”因为不适合二字对称结构,故中间空间要大。
“北”字非常夸张了左右结构。点竖如钉铁。黄字与板桥很长擅长此功。右部的折非常近颜体。这应是也是张旭真迹的一点小小的证据。突然变很细的笔很奇怪。
“阙”字起笔很奇怪,似描过。阙字突出主笔。“临”字突出右部的主笔,折法中空直入“丹”字。丹起笔回锋,夸张一个大头零形字。
“南”密折字收笔于中,气势又发散于下部的“宫”字。细腻的游笔。
“生绛云”先转笔,后折笔,突出中间的绛字。
下一行大书飞白。
“泥”三个部分组成。
“印”用中间的主要笔画连接。
“玉”字加长竖行,“简”压扁横行。
“大”字本来左部起笔,变成右部起笔。
“火”字突出主笔,且主笔变成了竖样。
“练”字本事左下行,变成右下行笔。
“真”字有明显压扁的倾向,突出一个大头。“文”字有明显拉长的倾向。
下行与下面几行均倾泻为主,笔势进入相对平和的阶段。对于草书倾泻的笔法较为简单,张旭或为这是小技,故倾泻为主的行均占空间非常小。不象有的书家,草书几乎就一个倾泻技法。
“散”字夸张了字形空间。
“中”字口写的有点扁。“天”字笔画渐收。歌字压的扁而密集,与上下空间对应。
“分”字加长字形,且字向右下倾泻。我们看到分字起笔墨还很浓,突然变的苍枯,应是作者有意为之。
“虚驾”均夸张了中间的空间。虚字以很细的笔锋起笔,头很大,经过中间空间的留白,尾部收的密而小。
“清”与上文的“青字”笔画顺序完全相反。上一个青字起笔的横是笔画上挑,这个是下勾,上个青字字右向左折转,这个自左向右折转。上个青字密集于中部,这个清字夸张于左右。下面一个很急的转弯与香相连。香字写的教小。一般折法教易完成笔画的密集。
弯子写的大,里字写的小。
先说“锥划沙”与偏锋的笔法。
我们知道“锥划沙”是中锋。锥子是硬的,在划沙的过程中是不会弯的。那么仿此效果,“锥划沙”的笔法在运笔过程中笔锋不能弯,垂直使力而作,弯随即弹起。当然也有人说“锥划沙”是效果。
偏锋就是在走笔的过程中笔锋一直弹不起来。
“丘公”“与尔”对称的用力。前者逐步减力减墨,运笔的过程中是渐收的。到公字已经收到一半的笔路。以折法收笔。“与尔”也是减力减墨单笔路是逐步放开的。
“共纷”逐步加力。锥划沙中锋游笔。
“岩”字对称的笔路。注意老字岩较为繁复。三点代“下”“一老公”左路折转。
“四五”右路折转。
“衡山”中锋中力。“采药人”先是枯笔枯墨重力,继之“锥划沙”游笔。以重笔收笔。
“路”字如果左右看,分的教开;上下看,上半部的笔路有加长的意向。这个字在书写的过程中既要照顾左右又要上下,非娴熟不可致。
“迷”收于中,与路子形成对比。
“粮”纯折笔。在全篇大开游笔中较为少见。
“过息”一直到“岩”的上半部。均中路,后左右开工。“息”与“岩”中间均有一个倒笔作为过渡。
下一行,取倾泻之势。“正见相对说”这行字尾巴较多,证明力的变化较大。后面中锋重力尾巴就基本不见了。
见字拉的瘦长。注意“对”大头大尾,中部清虚。“说”字右下拉长。
“正见相对说”空间大尾巴长。“四五少年赞”则空间较紧密。
“仙”竖路沙漠游蛇笔。张旭笔自右路转左路中间中间多有一顿。不像怀素直接拉下。“隐”字右路渐收之笔。张旭笔有的渐放,有的渐收。变化万端。不压的很扁,别字拉的很长,枯笔拖笔。
“从”可字的尾部可以看出,力道依然很足。
“其书非”横行竖形之间的变换,以及中部的空间留白。最后以横行宽路收笔。
“言”字大头,一笔快速拉下,后慢折转。上空下密。斜正相依。“其人”大头重笔。后则放的舒缓。
“必”以下承上。中部密,其余空间清虚。
“贤哲”起路向左,又取下行倾泻之势。笔路向右下倾斜。
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张旭书承袭二王。只是他把二王的字在空间、笔画上作为较大改变推进。气象宏伟,变化万千,不可揣度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