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陵刘卫东博客

我思故我在,用灵魂书写,不作无病之呻吟。(手机:13201708380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旭《四帖》的特点  

2016-09-26 23:04:49|  分类: 原创诗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张旭《四帖》的特点:整体有向右上倾斜的趋势
草书还是主要走右路,这是一般的汉子书写习惯。
自右上而来,通过一个弧度然后划横,很有特点,如“九芝盖”就有三个这样的笔法,但又各不相同。怀素书也有这个趋势,比如《自叙帖》荡之所的“荡”字等。
“倒”下行的折法在一般的书写习惯中用不到,常用的是下行的转法。下行的折法牵扯到逆行的横,难度较大。

张旭的字如果是左边起笔,多有回锋,如“烟”。竖下面的钩,和后文“丹”字钩颜字多有这种锋利的钩来收笔。
另外字的中部有落点,如“烟”字。
收笔有坠角,“上”字的回钩,这是草书要与下行相连的意识。“烟霞”以及后面诸多字收笔均有这个特点。
“春”字重笔横收笔,“泉”回锋收笔。
“鸟”字头一横写的比较大。向更大头。
“华”竖拉的超长。
“汉”字左拉的力度,避免了右倾“汉帝”草书转过之后回归楷笔。草书要有真书的基础,此言不虚。
“枝”左边中部回锋,右边另起向下,是真书笔法。
从“齐”中间的遗墨来看,锋回到中部。
“酒”从右上而入中部笔,需要疾折,而后面的“必”字则有意为之。


“同来”笔从左下直上右上,笔特游。但是缓游,“龙泥”则较疾。看来字像不像一个沿树攀岩的蛇。
“蔡”惯用的右上划笔。“家”字那一横奠定基调。

“北”字写的很见骨,没有与下个字连写,而是以浑圆的笔另起之。
张旭书从右上到左下为一个路子,不是转法,而是折法,这点应非常注意。如“蔡”,“阙”的尾部。而直下之笔也有转有折,如“阙”右部,临字右部。
“丹水”收尾加力。
“南”框用真书勾之。然后中笔转游锋。
“生绛”是中路转左路,中部用了近横的折法,如果用转法则会字形过大而影响效果。
“绛”先用转法,提按不明显,但是最后一笔用折法提按非常明显。
“龙”字字头蓄力,字开头有回锋也是为了蓄力。
“印”字将笔锋收于中部,怀素也深谙此道,如《苦笋帖》“乃可径来”的乃字。

“火”字突出主笔。

“真”怀素的真字都写的很长,与张旭一样写法都承于二王,但是这个真字写的有点左右大于上下,有古拙的美,
从“风雨”二字的连接处看,虽是相连,但是还是有界限的。草书由行草划来的痕迹。

“中”字压低了起笔。有右上倾之势。《四帖》有几个字均如此。

“天”字有收云成点之势。
“吹”虽然与上字相连,但是加重了起笔。
“分”字标准的右上起笔,又夸张了右下。
“虚”收笔要注意。这种与下字连而未连,不连而连的关系很微妙。
“寻”少有的中路起笔,笔路夸张了左下。
“清香”清字走左路,左路是汉子书写的不熟悉领域,后劲容易打飘,看张旭后面还有那么漂亮的急转。
“谢”字竖近点,非常靠左下。
“晋”左下蓄力,发于右上。现在可以知道张旭夸张左下的好处了。
“赞”张旭笔基本是逆笔涩势多余快游之笔,这点与怀素不同。从这个赞字可以体会涩笔的好处。涩笔的行笔速度要慢于游笔。快了容易打飘。

“清”字加重了左下,右部又向右上倾斜。横折有曲金之势。

“溪”横游之笔很长,近于夸张。习草者竖行之笔容易优,横行之笔容易不到位,需要注意。
“难”字重心有点右倾,体会右行笔法之妙。
“储”起笔很重。
“不”字写的向八大画的小鸡。突出主笔。斜拉之捺本事他的项强。最后一点也很精彩,与左边的折钩向小鸡的两个翅膀。
“贵”倒笔。
“岂”字中间有会笔之意。这个小细节要注意体会。
“登”字不是一波向右,而是写了个近横的笔画。
“复”右部略夸张了向下的笔画。
“旷”也是劲横的笔画收笔。
“曲”收笔而是斜拉横。
“中字”长竖的起笔不是直来直去,而是有个自下而上的过度。体现张旭笔法浑圆的特征。

“实”张旭熟悉的右拉笔。收笔有点右下夸张。
“哗”横写的非常漂亮。
“嚣”起笔很重,也就加重了左上,但右部整体又有向右下倾倒的趋势。
“喧”整个字还是有左下右上的特点。收笔加大了空间。
“浮”右部右上拉。
“丘公”能明显看到草书由行书转化的痕迹。“公”字以横收笔。
“与”起笔蓄势,中部加力,龙蛇之形。
“而”夸张了左右,张旭的横写的很好,不亚王羲之“之”字。
“共”游锋。以横收笔
“纷”收笔较急。
“翻”加力在竖,是整个右部结构的间架中轴,是主笔。
“岩”字头夸张向右的笔画,取急转之势。
中部拉笔转法变为折法,这招张旭常用,如后面“必”字。

“一老公”倒笔逐步向右,以至于夸张溢界又急收。

“赞”这个赞字写的比较放松,应是游腕而作,整体笔画右上倾斜,最后不得不在右下夸张地以横收回。最后的点捺较长。

“衡山”屈金倔铁,纯正中锋。
“采”起笔向左下略夸张,因为把力留在那里。以锋收笔较急右部笔画较为放松,一虚一实。
然后突然加力,再慢慢卸力。最后收笔又加力。
“路”游笔写的较为放松,取左下右上之势,
“粮”重力推笔到右上。张旭笔不仅有折笔、转笔还有拉笔、推笔。然后屈金倔铁右路转左路。
“亦”本身是上下长,携程左右长,用倒笔画。
“绝”逆笔推至右上,推笔是逆笔,与拉到右上是不同的。在右上笔画不是直接转下来的,而是有一个折向左下的过度。
“息”逆笔折向上。王铎曾精学此法。
“岩”字注意自右上的急回。然后用伶俐的小笔触折法。然后知己圆转到下个字。这其实在张旭的笔法中很少见。但是在中途还是用右下的折法停顿了下。至右下稍微向里蓄力,以钩收笔。
“正”夸张了向右的笔画,转的较急。
“见”字向右上较险,这样再向下拉加长了字形。相字向右下倾斜,写的较为放松,张旭字向右上的笔路要加力,向右下取其倾斜之势,可以较为倾泻。
“一”字向右上倾斜,“老”字倒笔画,加重右下字形,后面则左路笔转右路。
“仙”起笔略靠左下,然后蓄势到右上。然后倾泻到左下。
“不”字很扁,主要用点法完成。
“书”横画收笔与非连。
“非”左实右虚。
“言教”上虚下实,逐步密集。推笔向右上。“必”急拉笔从右上而左下然后笔路有回到右上的意思。
“贤”折法折个大头,主要是夸张了右上行之横。
下部不是撇的写法,而是竖的写法,撇会飘,竖不会,虽然这一竖近撇。
“哲”右下倾斜,下部的口写的像连个字。主要是因为下行的笔路突然转为左行。
张旭草书运笔特点——横顿竖行(二)
张旭书传颜真卿,颜体在气韵上与张旭是一脉相承的,都是浑圆而流畅,若太极。当然颜字在某些字体的结构与折转上式学习张旭的,尤其在《四帖》中浑厚的折转反应最为集中。颜字楷书浑圆流畅之雨也保留了出锋,只是在边角上的点缀,行草出出锋较为明显,还有避让的法则,何绍几乎因为基于习《争座帖》而自成一体。
张旭书讲究气韵的流畅,兼顾了“疾”“涩”,浑厚的折转与小笔触中锋的“锥画沙”并用。而怀素书则过疾,正若人夸赞的若“激电流”,王铎则称之为“恶轧”。
张旭草书运笔特点——横顿竖行
横顿与点顿互用,相得益彰。总体来说还是横顿。林散之老人论书说,其书取疾涩,笔笔能行,而又笔笔能留。张旭书主体亦取涩势,虽然我们的感觉几有不可留之势,但是这应该是一种错觉。习草最怕陷入这种错觉而狂飞乱舞。
我们看张旭运笔的疾慢非常有规律,大致在横慢竖疾。也就是说横画是重要的停留过程,另外有点顿,逆笔上行之顿。若果说把字的骨力交给了恒行的笔画,可能有点过,但是字的间架结构确实有依赖横行笔画的倾向。
而林老晚年之书有笔笔涩的倾向,张旭书不然,运笔行走非常有规律,而他把把快行交予竖形,慢行交予横画,再加上有的点顿,因为笔画逆笔而作的停留,这个是很高明的。
另外一般来说折笔慢,转笔快,当然张旭书也有这个特点。只是上面那个特点好像其他家不曾有。
张旭书中,横写的很精彩,你发现了吗?一如王羲之的“之”字。
张旭草书书最后一笔的“坠脚”
人云张旭草书有十分深厚的楷书基础,这是中肯的。草字虽连绵不绝的气势,但细观几乎每个字都符合“国”字形的汉字结构。
其最后一笔的“坠脚”要十分注意,因为往往这一笔使草书不偏不倚,完成严谨的“尚法”法度。

“储宫”的储字者的一树写得精妙。
凡是与下面连的横划,要想紧凑要往右下歪些。“上登天”的上字没有取此势,为的是避免重复。
“空香万里闻”空字为了四柱平稳,也是平横收笔。但为了向字的主笔树平稳,这里用了急转。如故用斜转就不好了。万字最后一笔的转用向上的取势,使万字成上大下小的“奇势”,当然也可以使它成为四平“国”字形,但这样倾泻的气势就减弱了。“里”由于在“田”字内部折转,为了空间用折的笔法,使内部的折转成为一个三角形。
“登”字用“北之”笔法,“北”字的横又比上面的上得最后一笔拉得横长。
“虚驾千寻上”“虚”“驾”“上”字体均中空而拉的很长,笔法用中锋,见筋,“千”“寻”则中间结构紧密,带偏锋,见肉。“千”字字体为了与“虚”“驾”“上”体现变化,转在中间。“中天歌吹分”与此有同妙。
“东明九芝盖”“明”字或是再起笔。“东”字与“明”字的相连处笔画是从最左向最右,注意中间的锋势要急。“芝”“盖”中间的重笔由右转左,“北”字落笔与“芝”字起头相呼应。
“烛”字火字突出主笔,右半部起笔落在获字很底,加强了字势。峰字最后一笔可看成两个左转,五个右转即七个折转。且锋势越来越急,由转变成了折。
倒字右半部上转下折,与峰字形成对比。景字主笔突出。出没相连,出字扁没字长。出字横而没字树。
烟字右半部起笔落在火字的部位较高。烟霞相连处要注意如何把笔势从右拉向左的。然后右把笔势拉向中间,可资对比。春泉二字上紧凑,下宽松,上小下大,很稳当。
留字上折下转。青鸟向上树转,下横转。上小下大,很稳当。
帝字上折下转,与汉一起,上小下大,很稳当。
桃字笔势向右偏,枝下拉。桃枝中锋,齐偏锋,看中锋。
菜字上半部笔势起于左,转向右,经过中间又转向左,又转向右,复归于中间。家字亦上折下转,上中锋,下偏锋。
北字折法。临丹入空之势。
龙泥相连处,由右入左之法。龙字起笔用折,余转。太多的转,故在相连的地方用了一个折。泥字中间悬了一笔。与印相联的也悬了以笔。这一笔折转并用,与上笔悬笔不同。
印字中间为起笔,从这里到下面的玉字折转十分丰富。要体会如何用折转之法,将笔路从左向右复归于中,又复归于左右。简字折笔简略。
王子二字笔画比较简单,注意张旭把子安排略微向左的位置,而是其高明之初,初学者亦把子字写的比较考中,减弱了折转之势,使笔法软塌。子与复连笔有一个直转。复字中间一个急剧的转折,将笔路拉的比较靠下。
中字用倒笔法。实字有右军《圣教序》风格。下面的一个华字写的很随意。作者可能在这里思维打结,产生了一个衍文。
嚣字用王字旁,左树右扁,富于变化,但这个喧字写的不好。可能与作者思维还未通畅有关。收笔是一个败笔。
自喧字思维顺畅。喧字右半部上面扁凑,下面拉伸。既字用枯笔飞白书,起笔用折笔,然后折转并用。
一老公为一笔。上面是密集的转法,中间留白,下面是密集的折法。这里可能与纸张的利用也有些关系。
少字故意用缺少韵味的一个折笔与一个近于直线的撇,然后下面的年字圆转又把韵味拉了回来。
衡山中间的加长,与药人中间的拉长留白。山采均偏锋,药字密集。
路迷与粮绝均是一偏横体一偏树体。粮字中偏锋与突出主笔要注意。
过息笔法由起笔转作中路运作,息字中间一用折一用转。岩字笔路由左右转中间复归于左右。下字由上下字形写成左右字形,为了加强根柱。
正字把笔路运作到中间复转为右在归为中间,复在见字又转为右,在中间稍作停留,转为右,右转为左……神鬼之变。这在全篇是不多见的。
对字奇怪而高明,整体来说,上折下转,上折的急势折与下面的缓使转配合把中间的留白布置的恰到好处。
老字中间留了一个折,有重启笔的味道,十分奇怪。完全不必效仿。
仙字近于三个平行的树,相连不易。隐字右半部笔法舒缓逐步向右,后又复归于中。不别二字一扁一树。为了把不字压扁用了近于折的笔法。别子自下向上的秘路,不是用的圆转,而是用了折转。可体会用圆转与折转的不同。
其人非自中路由转入折。言教由疏入密。
必字很有意思,用了一个绝无仅有的笔法,最底部起笔,复很急势的折到最底部,然后右很舒缓地外撇。与左上部留白很多对应。
贤字用高妙的独体折法,哲字由密集的的折转为舒的转。以两折夹一转收笔。
持《四帖》为仿品论者,试问:谁复能仿之?唐人,宋人,还是今人???!!!
 
又:张旭书来源于精妙的楷法,有《郎官亭记》传世,此为人知公论。然再具体一点,其书源于王羲之。《妹至》一帖表露很多。《四帖》中有以独体实字,有《圣教》遗韵,骨力匀称,结体潇洒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